我们更专注于服务 网站地图 Tag标签
我们更专注于服务

专注家庭装潢装饰、室内设计、别墅装修

预约免费出装修设计效果图10年老店值得信赖

家庭装修热线

021-54948889

新闻资讯

您的当前位置 : 主页 > 市场经济 >

德邦经济蕃昌的诀要 ——德邦社会墟市经济形式

  4月14日下午,深圳市民文化大讲堂2018年第二场讲座在深圳图书馆五楼报告厅开讲。德国哈勒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资格候选人,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副主任,副研究员,中德合作中心秘书长胡琨

  来到大讲堂,为市民带来《德国经济繁荣的秘诀》的主题讲座,一起来欣赏讲座精彩内容:

  ,从上图可以看出,德国(2012-2016)经济增长普遍高于欧元区平均水平。德国经济的衰盛,与其特有的经济模式(竞争秩序为核心的社会市场经济模式)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

  战后德国的时代精神:社会主义思潮 — 德国主流政党:社会与基督教联盟(联盟党)1947年,冷战开始,美国开始按照西方模式重建德国;1948年3月2日,无党派人士路德维希﹒艾哈德(Ludwig Erhard)被选为管理委员会经济管理署主任,在“社会市场经济”口号下实施经济改革;联盟党将社会市场经济写入1949年7月15日的“杜塞尔多夫指导原则”;1959年11月15日,社民党在“哥德斯堡纲领”中宣布也接受这一理念。

  战后的德国步入长期经济繁荣,使“社会市场经济”逐渐深入人心,成为德国社会普遍认可的经济模式。

  基于经济自由主义者对自由放任经济和国家干预主义所导致问题的反思,在1932年,亚历山大﹒吕斯托夫(Alexander Rüstow)在德国“社会政策”年会上提出“自由干预主义”,标志其正式创立。

  2.主张建立和维护一种广泛的、兼顾市场经济和民主的、以“人”为中心的社会秩序。

  3.经济与社会目标并重:市场经济不会导致社会目标必然实现,只是实现社会目标的工具;而社会目标虽是终极关怀,但却只有市场经济才可为其提供物质基础和制度保障。所以,社会政策不应与市场经济有所冲突,而须遵循绩效原则和辅助性原则,使之“朝着市场规则方向前进”,“加快而不是阻碍市场自然进程”

  1.反思国家对经济的干预(统制经济),捍卫市场经济,但也反对没有规制的市场;

  2.主张建立一个“上帝所要的”、有运作能力的、合乎理性或人和事物自然本质的经济社会秩序,来保障市场经济的有效运行。

  即:建立在绩效竞争与消费者主权基础之上的完全竞争,确保市场完全竞争的经济秩序,即

  竞争秩序;国家应避免直接干预经济过程(过程政策),而须专注于落实竞争秩序(秩序政策),以实现社会财富的增长和个人自由。

  社会问题源于竞争不完全,竞争秩序下的市场经济就可以使得社会问题迎刃而解。就此而言,秩序政策本身便被视为最好的社会政策,完全竞争的市场经济不是实现社会目标的工具,而是本身就具有社会性。

  绩效原则、绩效竞争、消费者主权、辅助性原则1.秩序自由主义的市场经济理念难以被当时德国民众所接受;

  2.秉承社会(学)自由主义的米勒-阿尔玛克创造性地提出“社会市场经济”概念,即我们的的市场经济是“社会”的;

  3.米勒-阿尔玛克的实用主义:认为坚持一定的过程政策与社会政策,但是经济政策须与社会环境相适应;因此,一方面借助引入“社会”这个定语和一定的社会政策,来应对战后浓厚社会主义观念的挑战;另一方面,面对战后物质严重短缺的状况,他克制甚至隐藏了自己要求实施广泛社会政策的诉求,而更专注于建立和维护竞争秩序,以满足迫在眉睫的经济增长需要。

  4.社会市场经济是一个建立在市场经济基础之上,各种理念(包括社会(学)新自由主义、弗莱堡学派、社会主义、基督教社会教义和新教伦理等)“共容”、并不断演化、开放的经济制度。

  5.在这个框架下,不同立场持有者可各取所需,并从各自理念出发理解和塑造这一制度,特别是“社会”这一定语,可被多样、甚至完全对立地解读;就此而言,“社会”与“市场”这一看似矛盾的词语组合却相当符合当时的社会环境。

  6.艾哈德借用这一概念,很快被德国社会所普遍接受;但同时,社会市场经济作为一种具体的经济社会模式,其实践也因此持续处于各种力量博弈的张力之中,从而会在不同历史时期呈现出不同、甚至背离其初始理念的表现形态。

  是否坚持市场竞争秩序这一核心主张,是考察德国战后经济政策实践是否遵循社会市场经济理论的关键标准!

  :确保以下市场经济立宪与规制原则得到落实,币值稳定、保障完全竞争、开放的市场、私有产权、立约自由、自我负责和承担义务、经济政策的连续性与稳定性;a.基本权利、立约与结社自由、自由择业、私有产权、法治国家和社会国家规则、联邦制国家结构等一系列与上述原则相关的条款写入《基本法》;

  推动统制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货币改革后管制原则与价格政策法》等,终结商品配给制、取消工资与价格冻结、废除各项经营管制、反垄断、减税退税、紧缩财政、私有化、推行外贸自由化和稳定汇率等措施,以将行政命令对经济的直接干预减少至最低限度,促进从生产到消费各个环节的自由竞争。

  1957年,《联邦银行法》与《反限制竞争法》出台,以国内价格稳定为导向的币值稳定与完全竞争被制度化,社会市场经济模式的核心--

  社会政策也逐步推行,如向战争受害者提供救济、大力兴建住房、设定最低工作条件、重建养老、失业、工伤与医疗等各类社会保险、发放子女补贴金和社会救助等;

  但是,作为一种共容的经济体制,也出现了不少妥协,例如《反限制竞争法》中大量的例外规定、传统上相当广泛的社会保障体系、动态养老金改革和强大的工会力量等。

  一方面使人们体认到国家在借助竞争秩序实现经济增长之外,也有必要通过一定的过程政策和社会政策,即稳增长政策,确保竞争秩序所处经济环境的稳定,以从根本上保障竞争秩序,在这一背景下,《促进经济稳定与增长法》于1967年出台,从此,在社会市场经济的框架内,稳定被赋予与增长同等重要的地位;

  另一方面则加强了社民党政府调控经济的信心,而《促进经济稳定与增长法》又没有对过程政策的范围和强度作出明确规定,导致在扩张性财政政策支持下稳增长政策逐渐被滥用,财政赤字激增、国家不断加强对经济活动的干预、在政治精英与选民的诉求下社会福利持续扩张,这些变化使绩效原则和辅助性原则受到侵蚀,完全竞争日益无法得到保障。

  货币政策受社民党政府景气政策的强烈影响而摇摆不定,加上不断扩张的财政政策、石油危机和不合时宜的工资增长政策等因素,无法确保价格稳定,价格稳定与完全竞争都无法确保,竞争秩序受到损害,受凯恩斯主义影响的社民党政府经济政策逐渐偏离社会市场经济之父们的理念,甚至这一理念本身也已被贴上了“过时”的标签,德国经济增长乏力、通胀高企、失业率不断攀升。

  德国经济在1980年代重新焕发活力:物价稳定、出口与经济总量增长强劲、就业岗位大幅增加,社会市场经济本身也被作为共同的经济秩序写入1990年两德间签署的《国家条约》。

  问题:改革无法一蹴而就,僵化的工资政策、各类市场管制、入不敷出的社会保障体系、庞大的补贴仍阻碍着市场竞争与经济增长,急待进一步改革;但两德统一中断改革进程,为在短期内重建东德经济社会秩序,国家进行了强有力的干预,大量的转移支付需求导致财政赤字与社会福利支出再次扩张。1991年起社民党占据联邦参议院多数席位,制约科尔政府政策空间;人口结构老龄化,导致社会福利进一步扩展;1991-1998年,德国经济停滞不前,社民党上台!

  社民党总理格哈尔德﹒施罗德与本党传统经济政策理念切割,提倡走介于新自由主义与传统社会民主主义之间的“新中间”市场经济,但非市场社会;施罗德执政改革阻力巨大,德国经济停滞不前,最终在极大阻力之下于2003年以“我们将削减国家职能”为号召推出德国战后力度最大的改革方案–2010议程,在回归社与会市场经济之路上迈出了决定性的一步:减税、削减补贴、劳动力市场灵活化和社会保障体系现代化等措施。

  施罗德政府的改革,标志着德国两大主要政党的经济政策纲领大体上已无二致,故其改革措施多被随后执政的联盟党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政府所继承和发扬。

  2003年以来,德国物价稳定,市场财政赤字与社会福利支出不断缩减,面对2007年以来的各类危机冲击,德国经济能迅速走出困境,科尔以来历任政府坚持回归以“竞争秩序”为核心的社会市场经济模式,功不可没。

  社会市场经济是根据市场经济规则运行,辅以与市场规律相适应的社会政策,来有意识地将社会目标纳入的经济制度,是一个各种社会目标“共容”、不断演化和开放的经济社会秩序。

  “只有一种市场竞争秩序才有可能提高人民福祉和导向社会公正”的核心主张,即借助竞争秩序实现的经济增长是社会福利的基础,增长政策优先于分配政策;经济政策的主要任务是确保价格稳定与完全竞争,以建立与维护竞争秩序。德国经济政策的实践表明,一方面,在借助竞争秩序实现经济增长之外,须通过必要的稳增长政策确保竞争秩序所处经济环境的稳定,以从根本上保障竞争秩序;但另一方面,过度的国家干预与社会保障违背绩效原则与辅助性原则,会损害竞争秩序和经济活力;

  保障竞争秩序的双重含义:完善竞争秩序本身和确保其所处经济环境稳定。社会市场经济模式下的经济政策最终演变为围绕竞争秩序,在“必要”与“过度”之间的权衡。

  1948年至1966年,竞争秩序主导的经济政策创造了德国经济奇迹,但过于忽视稳增长政策,在经济环境剧烈波动下无法确保经济的持续稳定;

  1966年后施行的总体调控,对德国经济的稳定做出了积极贡献,但过度的国家干预严重损害了德国的竞争秩序,导致德国经济陷入增长困境;

  如何确保这一回归本身不会“过度”,导致必要的稳增长政策缺失,从而影响竞争秩序所处经济环境的稳定,进而从根本上损害竞争秩序,是德国政府在回归社会市场经济过程中须面对的问题。

  借鉴:稳增长政策,一方面确保经济运行稳定,另一方面又不能损害市场在配置资源中起决定性作用这一原则!

  荐:发原创得奖金,“原创奖励计划”来了!秋高气爽,有奖征文邀你直抒心意!

本站文章于2019-09-29 18:23,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德邦经济蕃昌的诀要 ——德邦社会墟市经济形式

推荐阅读



 
QQ
1279734772
微信号
wfx13341965107
咨询热线
13341965107